疫情下的航班客舱消毒队
来源:疫情下的航班客舱消毒队发稿时间:2020-04-05 01:39:59


“风‘哗’地一声吹下来,火好像从天上浇向山脚。”西昌市安哈镇柳树桩一位村民形容那场山火。

送走家人后,冯才勇决定留在村子巡逻。

在山对面的柳树桩,防火也是一项重任。柳树桩是一个移民安置点,多数人是从其他县市搬来的。“有的人来自高寒地区,也有的人在80年代躲避计划生育,在这里安家。也由于这个原因,大多数人的祖坟并不在这里。”

眼看火势无法控制,当地政府决定立即撤离柳树桩的村民。西昌市政府发布的消息称,3月20日凌晨3点,柳树桩的村民均被疏散到洛古坡小学,在教室里搭起床铺,铺好被褥。

4月2日,在经历了四天三夜、三次复燃后,烧到西昌城区的山火基本被扑灭。村民陆续回家,有人在烧黑的山头插几支香烟,摆上挽联,以示对扑火英雄的悼念。

自发的扑火队伍很快组织了起来。柳树桩有7名村民决定跟随大营农场的职工上山打火。不过他们工具简陋,也未经专业训练。这支由村民临时组成的队伍,有七八十岁的老人,也有十几岁的中学生。随身携带的,多是镰刀、水壶等简易的打火工具。

根据一直追踪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数据的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4月4日下午3时22分,墨西哥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达到1688例,累计死亡病例达60例。

根据上游新闻报道,西昌市公安局指挥部相关人士透露,公安机关已对起火原因展开调查,火灾未排除人为因素,“不排除外来人员祭扫时带来了火源”。

扑火、牺牲、撤离,失火山头的两个村庄,度过了难挨的危急一夜。

吉克的队伍快到山顶时,农场打电话来要求撤离,这时,宁南队在他们前方的山沟处。队里只有吉克带了手电筒,他朝宁南队的方向闪了三四下,“想打手电筒传递撤离信号,但没收到回应。”